前言

  由蒙古族建立的元朝,地域广阔,民族众多,欧、亚地区的文化交流频繁,然而在书画领域真正能居于主导地位的仍是儒家文化。在这一时代背景之下,元代的书法、绘画部分延续了宋朝以降的风貌,但艺术主张、审美标准却同两宋不尽相同,元初的赵孟頫则是这其中改变时代风气、领袖群伦的重要历史人物。

  赵孟頫(1254—1322)素有博学多闻、操履纯正、文词高古、书画绝伦、旁通佛老之誉。对于书画,赵氏用力最勤、最深。绘画上,他就绘画创作的表现形式明确提出“书画本同”“以书入画”的艺术观点;书法上,针对南宋笔法大坏的颓势书风以“托古改制”的方式加以扭转。他所倡导的艺术主张对中国艺术发展的贡献尤为卓著,与之相呼应,其绘画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鞍马、竹石皆精,书法楷、行、草、篆、隶五体兼擅。赵孟頫与其身边的诸多文艺家不仅共同开创了元代书画的时代新风,更对后世艺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此次展览展出的书画作品,大体呈现出赵孟頫书画艺术的渊源、成就以及影响,并期望将与之对应的各个时代的艺术万象呈现出来,以飨世人。

  走近赵孟頫,是对一位继往开来的艺术大师的认知,也是对一个时代的重读。

禹之鼎 摹赵孟頫像

  禹之鼎摹赵孟頫像,清,纸本设色,纵50厘米,横24.2厘米,故宫博物院藏。 

  本幅自题:“甲子(康熙二十三年,1684)首春,广陵禹之鼎摹于金台。”钤“慎斋书画”朱文印。

  禹之鼎摹赵孟頫题“致君泽物已无由,梦想田园霅水头。老子难同非子传,齐人终困楚人咻。濯缨久判从渔父,束带宁堪见督邮。准拟新年弃官去,百无拘系似沙鸥。大德二年(1298)正月人日,赵孟頫自题”,摹赵雍题“至正二年(1342)八月,男雍拜装。”

  鉴藏印:“石雪”朱文印,“性命在兹”朱文印。

  赵孟頫(1254—1322),元代著名画家、书法家,字子昂,号松雪、水精宫道人,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。宋宗室。入元出仕,累官至翰林学士承旨、荣禄大夫,卒赠魏国公,谥文敏。作为元代的艺坛领袖。他对诗文音律无所不通,书画造诣极为精深,倡导“师古”,强调以书法用笔作画。其绘画取材广泛,技法全面,书法诸体各臻神妙,对当代及后世影响至深。

  此为禹之鼎摹绘赵孟頫自画像。图中赵孟頫眉目清秀,神情冲和,与时人称其有如“神仙中人”正相符合。原作上有赵孟頫录自作七律《岁外偶成》,与其次子赵雍重装画轴时的题款,亦由禹氏一并摹写。此图今在赵孟頫《行书高峰禅师行状》卷引首位置。

  禹之鼎(1647—1716),字尚吉,号慎斋,兴化(今江苏兴化)人。曾官鸿胪寺序班。善画人物、山水、花鸟,尤精写真。肖像画面貌多样,白描法、墨骨法、江南法皆有造诣,所绘人物形神兼备,独具一格。

撰稿人:汪亓